那些年 那些人 那些事

話說我這一篇其實是還債文,人家都說欠債不能欠過年.

當初答應格友櫻櫻陽子要貼個媲美千秋王子~玉木宏的照片給她看看,

沒想到這一拖又各把個月過去,還是趁午夜鐘聲響前趕快把債還一還,

免的到時候我這個灰姑娘會變成南瓜,那就太慘了.

我到美國的第一年,非常幸運地遇到一群來自日本的朋友.

當時適逢暑假,老美都放假去了,校園內只剩我們這些提早報到的國際學生.

由於summer school課程並不重,除了一般課業外,大家都卯起來玩.

每到假日不是去露營騎馬,不然就是去搭船遊湖,日子過得逍遙自在極了.

學校爲了幫大家早日適應美國生活,還特地安排當地的老美學生當我們的學伴,

平常就是帶著我們吃喝玩樂兼四處購物,當國際學生的學伴算是一個校園打工的肥缺.

某個週末剛好美國學伴Jessie,邀請我們一同到她西雅圖的爸媽家玩.

Jessie的父母都很好客,相當熱情地招待我們這群不同國籍的亞洲學生

右邊第一個老美男生其實是Jessie的男朋友Mike,至於負責拍照的人當然是Jessie了

這一張則是在西雅圖著名的地標~Space Needle(太空針塔)下面拍的

因為到高塔頂端門票太貴,我們在電車站有拍到照片就算到此一遊了

(os:最右邊的雅子,站姿怎麼好像小學生啊?)

夏天當然少不了要去戶外騎馬,這是另一個學伴Robbin帶的活動

多數人都是頭一次騎馬,在野外騎了一個小時的馬真是狀況連連

有些馬一下子不受控制地小跑步起來,嚇的我們花容失色之際,突然停下來一動不動,

詫異地低頭看看,原來馬兒正站著挫屎,真是超搞笑的

雖然吾非薛平貴,但我一定要嘗試~身騎白馬走三關的滋味啦!

活動結束後還到主人的農場和動物近距離接觸

我和Robbin正在撫摸出生不久的小牛,突然有隻路過的羊過來搶鏡頭

騎完馬再和馬兒合照一張

對! 就是這件緊身牛仔褲,沒想到前天心血來潮拿出來後還穿的下,

經過這麼多年,穿起來的腿部線條並沒有變成糯米腸喔!

<-驕傲貌

學校開學後,一堆老美學生紛紛回籠,住宿舍的我也趁機結識了不少當地朋友

左上角的珍妮佛,曾經跟隨經商的父母到香港住過一陣子,用廣東話醮人三字經可溜了!

右上角的潘,是學藝術的,頗具天份的她還幫我們那個樓層拿過萬聖節佈置大獎喔!

左下角則是我們女生宿舍舍監莎拉,身材福泰的她卻有個甜美的臉蛋,算是美國版鐘欣凌

右下角則是我的宿舍內的書桌囉!

冬天到了,當然得體驗一些冬季活動

當時校園流行溜冰,學生有非常便宜的優惠價,溜一次冰好像不到一塊錢美金

不過這個戶外溜冰場真是爆冷,看我不但得穿臃腫的雪衣還得戴耳罩保暖

當年被日本朋友笑戴耳罩像歐巴桑,他們都不知道我當年是走在未來流行的尖端,哼~

右下角跟我合照的也是美國學伴~史考特

這張照片是和同樣來自台灣的Maggie,Selina合照

站在中間的美國女生,就是Jessie了;蹲在前面的史考特,看起來有點像李奧納多.

(os: 別吐我,好啦! 我承認我是色盲)

接下來要詳細介紹當年那群十分要好的日本朋友

我旁邊的是東京音樂大學畢業的Koji,從小就學鋼琴的他,非常有日本貴公子fu

家中從事營建業的他,隨便一個月的零用錢就是台幣10萬,

全身上下都是名牌,一雙Tod’s的休閒鞋被他拿來當拖鞋穿

前面的雅子已經喝到茫了,整個醉眼惺忪的

這張照片除了我和中間穿白衣的Mike外,全都是日本人

左下角故作陶醉狀的是來自沖繩的浪人~Sunny,據說已經在學校混了多年還不想畢業

最右邊的Koji這張照片的角度跟港星張耀揚有像到

中間的Mike也是我們的學伴當年才19歲已經讀大二了,是個黑白混血的跳級資優生

會說6國語言的他,日語之流利根本和日本人沒啥不同,就連隨口教他幾句中文,發音也相當正確呢!

我們三不五時就在宿舍內聚餐連誼,大家感情好到不行.

正因為我初到美國都和日本人鬼混,所以日文進步的比英文快.

這張照片是為了幫我和中間的裕吾慶生,裕吾是京都大學外文系的高材生,英文文法一級棒!

我都叫他”King of Grammar”,嘲笑自己是”Queen of Destroy”,讓他笑個不停.

學校放寒假時,我們還曾一同結伴橫越美國大陸到佛羅里達的迪士尼玩.

裕吾在京都大學還組了一個band,他是樂團主唱,所以每次聚會都彈吉他隨便我們點歌

最右邊是來自大阪的古木梓,果然有關西人的豪放熱情

那時高中剛畢業的她就直接到美國留學,最喜歡賴著我喊:”歐內醬”

前幾天古木梓在Face Book上找到我,真是讓我欣喜萬分

除了參加好朋友的小聚會,學校的舞會當然不能錯過

這張照片和Mike及裕吾一起去參加的舞會主題是white,規定每個人都得穿白色衣物出席

因為有螢光燈,穿了白色衣物在黑暗的舞池內才能柔柔亮亮,閃閃動人

感恩節時學校舉辦了個盛大的校際舞會,很多女生都很搞剛的去租正式的晚禮服

我和雅子比較混,都是從自己的行李箱隨便翻一件像樣的出來穿就有交代了

這張照片Mike硬要ㄍ一ㄥ出肌肉男的模樣,我們也只好假裝崇拜不已

當時東京最in的舞廳是Tokyo Juliana,聽說去那邊的女生一個比一個辣!

能擠到舞台上跳舞的女生,個個都是手拿羽毛扇,身穿遮不住屁股迷你裙的超辣妹,

話說只在台灣kiss舞台上跳過舞的我,當然很想去見識看看日本女生如何在舞台上鉤心鬥角.

我那時就和日本朋友約好,若有機會去東京,一定要帶我去那兒開眼界

所以我們就擺了這種自以為很辣的pause

和身穿大禮服的Koji合照,似乎手上再多拿一根指揮棒就千秋王子上身了

(os: 可惜我不是野田妹)

其實舞會那天也是零度以下,我穿了二層絲襪走在戶外仍然抖個不停

所以學校的舞會名稱叫做”snow ball”,這裡的ball其實是舞會的意思

命名的人故意拿來當雙關語使用,很有巧思吧!

又是吃吃吃的聚餐,因為雅子即將返回日本,大家替她辦個餞別趴

這張照片最右邊的條紋男是唸早稻田大學的龍一,我們台灣人一聽到早稻田大學都肅然起敬

不過千秋王子說早稻田大學是窮人唸的,有錢人都唸慶應大學去了

(os: 是我身後的千秋王子說的,早稻田校友別k我啊!)

雅子回日本的那天,清晨一大早的飛機,大家都很義氣地從被窩內爬起來送她

外面的氣溫冷颼颼,離去前在宿舍門口合照一張

瞧雅子哭的雙眼紅腫又梨花帶淚,顯然相當不捨我們這群好朋友

誰說美國沒有宅男?前排左邊這個格子男查理,就是怪怪宅男的代表,

平常在宿舍沒啥人理會他,可是他還滿愛來纏雅子,三不五時就要找我們一起去餐廳吃飯.

人家不過跟他說了幾句話,他就以雅子的男朋友自居,未免太自我感覺良好了吧!

ps.終於趕在午夜前還完債,我的眼睛也快瞎了!

 

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  1. 99年進入了倒數階段,100年即將來臨,祝你在新的一年裡一切平安順利!
    版主回覆:(09/09/2011 10:53:19 AM)
    小乖,
    謝謝你感性的祝福,也許我們今晚看到的是同一處的煙火喔!

  2. 我這麼老了,要是去國外當國際學生的話,八成只能跟失婚的老教授聯誼了
    版主回覆:(09/09/2011 10:53:19 AM)
    陽子娘娘吉祥!
    這幾個豬籠您還滿意否?有無滿意的菜色?
    人生有夢最美啊!誰知道失婚的老教授搞不好是巴非特呢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