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萬聖節的二三事

我這輩子最難忘的第一個萬聖節,是在歪果捧由~Frank家參加的Halloween Party.

那年頭的留學生,出國前會有很長一段無所事事的荒唐歲月,為了不違背一吋光陰一寸金的古訓,

於是乎大家都擠到地x村去鬼混,藉學習語言之名,行交際應酬之實.

那時美國來的Frank,是最受歡迎的歪果老師,我們這群遊手好閒的年輕人,每次都會聚在他的課堂上高談闊論.

某天,他很慎重地一人發了一張親手製的卡片,邀請大家到他家去參加萬聖節的變裝派對.

向來愛湊熱鬧的我們,當然是勇於赴約,一群人就這麼殺過去Frank在理想國的家.

歪果人的派對果然很認真在變裝,Frank穿了一身黃的芭那那香蕉look,同居的室友則扮起了非洲土著,

相行之下,只帶了一個應景面具的我們,不免有混得太兇的嫌疑.

 

派對進行到一半,大夥兒跳的正high,此時突然從外面衝進來二個歪果人,

我都還沒弄清楚發生啥事,就聽到爆出一陣驚聲尖笑.

原來這二位歪果捧由,模仿的是60年代天體營正夯時的嬉皮樂手,

竟敢一絲不卦地衝進派對現場,為了怕大家認出本來面目,

除了用頭髮遮住臉,更讓人遺憾(誤)的是,還用電吉它擋住了重要部位,不讓人一窺究竟.

大家一邊笑得東倒西歪,一邊卻又搶著上前和他們拍合照.

雖然我至今仍保留那張搞笑照片,但佛心來的我,為了怕大家噴鼻血,照片仍以不公開為宜.

 

第二年的萬聖節,我就已經在太平洋的另一端過節了.

那時我住的大學宿舍,正巧舉辦萬聖節佈置比賽,看那個樓層最能發揮創意,贏得大獎.

住我隔壁主修藝術的美國女生潘,竟然突發奇想地用黑垃圾袋,把走廊到天花板鋪天蓋地的弄成了鬼迷宮.

除此之外,再加上一些應景的南瓜,巫婆,吸血鬼等佈置,我們居住的樓層還真的是陰風慘慘,膽小勿近!


這邊算是最普遍級的佈置


還有走溫馨派的火雞路線,把同一樓層的室友名字都做成一隻隻火雞,我手上指的就是我的專屬火雞.

誰知主導的潘還不滿足,硬要大家在評審來評分時,演出一場應景的情境劇,

有人躺在地上當屍體,有人演流浪漢,我被分派到演一個醉醺醺的酒鬼.

比賽結束後,果然不出所料,我們贏得了大獎-餐廳的十人份Pizza晚餐.


當天的慶功宴,看得出來大家都玩瘋了

接下來瞧瞧一般美國人是如何佈置他們的萬聖節

 

這個棺木裏的木乃伊看起來還蠻費工的

和Ivy在別人門前的走廊合照

整個庭院都超有fu的啦!


我左邊是想騎掃帚飛上天,卻意外撞到樹的巫婆

搬到加拿大後,第一年過的萬聖節更誇張!

因為原本就沒想要過節,所以連糖果都沒準備,誰知天都還沒全黑呢,

正在用晚餐的我們就被門外又急又猛的敲門聲給嚇了一大跳!

原來已經有同社區的歪果小孩來敲門要糖果了,我底麻啊!

家裏偏偏一顆糖都沒有,一時急中生智的我,從廚櫃裏抓了幾包台灣寄來的梅子粉!梅子粉!梅子粉!

就這麼故作大方地丟進歪果小孩眼巴巴渴望的塑膠袋中.

(os: 希望他回家檢視戰利品,把梅子粉拿出來舔時,還會覺得味道不錯!)

最後就用王小民當年最可愛的萬聖節照片做總結


(這是王小民心中的os: 沒良心的媽媽,竟然把我放在萬聖節的垃圾袋旁邊拍照)



相連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